[生活] 长久以来的愿望突然实现了,整个人感觉都被抽空了。

2011 年上初中时,在 QQ 上和隔壁市的一个女生网恋了,甜甜蜜蜜的度过了大半年,畅想着未来的美好,还约好了中考结束后见面。

离中考一个月时,我和她因为某事吵架了,我一时冲动把人家删了,没一会就后悔了。晚自习时想重新加她,刚掏出手机就撞见教导主任巡查,我的手机和班上另外几个人的手机都被收走了。晚上翻院墙去网吧,结果网吧老板家里有事情网吧关门了,把我急得直哭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好不容易挨到中考前的几天假期,班主任把我的手机还给了我,我迫不及待的给手机充上电想要联系她,结果手机坏了开不了机。我把手机送到修手机的那去,然后赶紧跑到网吧登 QQ 加她,结果发现我居然记不起的她的 QQ 号码,我一直只顾着和她聊天,没记过她的 QQ 号码。

当时也不知道 QQ 空间里可以看最近访客之类的东西,我又跑到修手机的那去;结果手机是修好了,里面存的手机号码和 QQ 号码以及她的照片全部都没了,我当时就崩溃了,坐在河边上哭了一下午。

这种状态下中考自然也是崩了,没能考上市里的重点高中,只考上了隔壁镇的农村高中。然后他们认为读农村高中不如赶紧出去挣钱去,就给我办了假甚份证,发配到东莞的电子厂里打工去了,在暗无天日的流水线上做了半年多之后,我整个人感觉都快死了,每天起床身体都是麻的,脑子里除了吃饭就是下班,我受不了了。我联系到了一位在佛山打工的同学,他从佛山跑来把我接到了他那里。

后来我就跟这位同学在佛山打工,离开了那个地狱之后我死寂的脑子才又想起了她。流着眼泪把我能想到她的所有信息都回忆了一遍,我知道她们学校的名字,她 QQ 空间相册里的自拍是在他们村里拍的,我对她们村的环境有个大概印象。

由于之前的工资几乎都被收缴走了,我也没有钱去她那里找她。我在佛山打了一年多工,攒了两万多块钱后我就回到了老家。此时已是 2014 年的春节,她应该已经上高二了。

回到老家后我也没过年,就去了她曾经上学的小镇上,我花了多半个月时间走了一遍这个小镇周围的村子,可能是因为记忆模糊,也有可能是我没找对地方,我没有找到和印象吻合的地方。

我想起来她说过要考本市的某个高中,我就又去了市里,在那所高中门口蹲了一周后还是没能发现她的影子,我万念俱灰,又回到了广东继续打工。

后来知道了原来手机的数据也是可以恢复的,可我那个是山寨的 NOIKA 手机,找了几家手机店都说弄不了。有个店说可以弄,要五千,老板一开口我同学直接就把我拖走了,怕我按耐不住真给掏了五千。

接下来的几年里,我就一直在广东打工,暑假和过年时就去她们镇上呆几天,看能不能遇到她。时间一眨眼就到了 2019 年末,我刚回到老家还没来得及去她们市疫情就来了,我去不了她们市也去不了广东,索性就在本地找了个装宽带的工作,很轻松。当时带我的装宽带的师傅他儿子是程序员,在他的指引下我学习了前端开发,然后在她们市找了份工作一直干到现在。

我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持续下去,上班,下班,去她们镇上瞎转。前几天我回到老家办事,顺便回家看看;我的书一直被我收藏的很好,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毕业的书都被我装在箱子里。之前也翻过初中的书,因为我一直喜欢在书上乱涂乱画;想从中翻出一点她的蛛丝马迹,但是并没有发现过。

这次回去之后又从床底拉出我的箱子,意外的发现床旁边柜子的夹缝后面还有一个塑料袋,里面是我初中时发的各种卷子。我惊喜交加的翻看着卷子,看到那张语文试卷的作文栏时,我整个人都定住了。她和我的名字,当时的 QQ 昵称,用红油笔画的一箭穿心的图案,以及 QQ 号码赫然出现在我眼前。

我手抖的几乎拿不住卷子,忍着急促的心跳拿出手机搜索了这个 QQ 号码,她的个人资料页出现在我眼前。我又是激动又是悲伤,已经过去了九年了。

缓了好一会,我打开笔记本,点开她的 QQ 空间,很幸运,她没有限制访客访问。说说只有几条,都是一些日常的吐槽。曾经熟悉的相册名称竟然还在,问题和密码却早已更换。我翻看着她的留言板,一共 742 页,我从第一页慢慢翻到了最后一页,她这些年的经历,通过她朋友们的留言,像拼图一样慢慢完整起来。

2012 年,她的确考上了她们市的那所高中,然后和一个同班同学在一起了。上了一个学期,那个男生辍学去了上海打工。上完高一后她也辍学了,追随着他一起去了上海打工。2015 年,他们两订婚了。接下来都是一些琐碎的日常,他们的感情看起来挺好的,留言板上每到节日都是那个男生的留言和她的甜蜜回复,从 2012 年一直到 2021 年。

看完后,我长长出了一口气,脑中一片空白,没有任何情绪。之前只是一直想着要找到她,却从来没思考过找到过之后该干嘛。我的灵魂,我的躯体,我的一切都一直停留在 2012 年 5 月 17 日那个晚自习,这些年的寻找就像是刻舟求剑;如今剑已归,人安在?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